欢迎访问美雅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 > 情感文章 > 文章正文

情敌出现,他开始紧张了

时间: 2020-01-24 16:06:20 | 作者:梅吉 | 来源: 美雅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情敌出现,他开始紧张了

  早上8:30,我们不见不散

  长篇连载第5次更新

  往期连载

  黎小姐,你的闺蜜是我的初恋(1)

  那个会脸红的男人,她就想逗逗他(2)

  浪漫的一夜,给了她刻骨铭心(3)

  寄人篱下的她,招惹了暴脾气的他(4)

  5

  第五章

  1

  一大早进教室,毕夏就注意到黎允儿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的趴在桌上。毕夏就知道,她生理期来了。

  “又疼?”

  黎允儿点点头,声音又委屈又利落:“量还特别大,都快要做成一盆毛血旺了。”

  毕夏早习惯了她的语不惊人死不休,摸摸她的头:“那你就将就着再吃回去吧!”

  黎允儿呸了她几声,“真恶心!”

  “是你自己说的。”毕夏无辜的摆摆手。

  “去医务室帮我拿点止疼药吧。”黎允儿可怜兮兮的说:“早上出来的急,忘记吃芬必得了。”

  “让你少吃点止疼药,越吃越没效果。”

  “哎呀妈呀,真是疼死我了!”黎允儿疼得直哼哼,毕夏赶紧去给她倒了一杯热水,乘着早读的时间赶紧去医务室给黎允儿拿药。

  毕夏在走廊的时候遇到楚君尧,他穿着一件蓝色的T恤,卡其色的休闲裤,挎包斜斜地搭在身后,看上去既清爽又阳光的样子。

  毕夏迎着他走过去。

  晨曦的光透过云层射过来,突然间就万丈光芒了,那些光就像黄油一样闪闪发亮,秋日的气息混着清冷的空气,弥漫在周围。楚君尧的心突然狂跳起来,他看着眼前的毕夏,她穿着米黄色的圆领外套,一条红黑相间的格子短裙,圆头小皮鞋,一头乌黑的发硬衬着黑黑的瞳孔,在这微醺的光里,让他觉得美得不可言说。

  “去哪儿?”楚君尧柔声问她。

  “医务室。”

  “啊,你怎么了?”楚君尧讶异的问。

  “不是我,是黎允儿。”

  楚君尧明显松一口气,嘟囔一声:“壮得跟头牛似的,也会生病?”

  “干嘛这样说人家?”毕夏有些不满。

  楚君尧挑挑眉:“那说真的,她会得什么病?”

  毕夏停顿一下,含糊其辞:“也没什么吧,就是不太舒服。我先走了。”

  毕夏说完赶紧与他擦身而过,风扬起她的头发,发丝就好像扫过楚君尧的脸,让他的心有种酥酥麻麻感觉,不由自主的回过头去。他突然间想起什么似的,从书包里拿出相机,对着毕夏的背影“咔”的拍了一张。她的背影娉婷修长,背后是柔柔的晨光,还有郁郁葱葱的梧桐树。

  只可惜,镜头里突然闯进来另外一个人,她原本在楚君尧的身后,低头急匆匆朝前走,超过楚君尧的时候,仿若被他相机“咔”的一声吓到了,错愕的转身瞪着镜头。这张照片的一角就被她的面孔给挡掉了一部分。楚君尧收起相机,对着沈冬晴解释:“我不是拍你。”

  沈冬晴像她以往的风格一样,不点头也不回答,转过身默默地离开。

  被甩了冷脸的楚君尧,在身后嘟囔一声:“真是个怪人!”

  楚君尧一直都很喜欢摆弄相机,小学的时候拿着卡片机到处拍,上中学有了第一台单反后更加狂热地喜欢上拍照。楚君尧的父母对他的兴趣爱好也很支持,假期的时候都会带着他到处旅行,他们的教育理念是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,就算是再忙,总会要抽时间计划一家三口的旅行。楚君尧的摄影作品也常常被旅游杂志刊登,他在杂志上用的笔名是“痕迹”,很多读者都认为“痕迹”是一个成年人,就只有编辑知道很受欢迎的“痕迹”其实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。

  2

  楚君尧刚准备进教室的时候,沈冬晴又突然转过身,他没注意,下意识的用手一挡。他手里还握着的相机就直接撞向了沈冬晴的额头,他惊得低呼一声,赶紧打开镜头来检查。

  沈冬晴一边揉着额头,一边怯怯紧张的问:“没,没有坏吧?”

  “你怎么回事?我的相机可是很贵的!”楚君尧怒气冲冲的吼了她一句:“要是撞坏了我的相机,你赔都赔不起!”

  “对,对不起!”沈冬晴涨红了脸,局促的都要哭出来,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好好走你的路,干嘛突然转身?”楚君尧依然凶巴巴的说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你什么你呀!走路长点眼睛!”楚君尧平日里并不是这么蛮横,只是因为宝贝相机,而且在骨子里他也对成绩很差,很老土,又沉默寡言的沈冬晴有些轻视。

  “对……对不起。对不起。”沈冬晴的眼泪蓄满了眼眶,然后顺着脸颊倾泻了下来。她的脸因为紧张红得像烧了起来。旁边的人看到沈冬晴哭了,也开始起哄。

  “楚君尧,你做什么了,弄哭人家女孩子。”

  楚君尧不满地瞪他们一眼,这才注意到沈冬晴的额头刚被相机棱角撞过的地方有一块淤青。再看看沈冬晴的眼泪,也觉得自己言辞过激了,可又说不出道歉的话,冷哼一声转身回到了座位上。一直到早自习结束,沈冬晴都趴在书桌上没有抬起头来,她悄无声息的趴在那里,这让楚君尧心里有些不舒服,他也没有说多重的话,至于哭成这样吗?

  下课的时候,他和敬嘉瑜他们在走廊上聊天,何晨宇朝教室里望望:“你竟然把‘魔教教主’吼哭了!”

  “心疼了?”楚君尧心不在焉地扫他一眼。

  何晨宇果断打断他:“我可没那种兴趣。”

  “其实她也挺可怜的。”敬嘉瑜说:“你们就别欺负她了。”

  楚君尧戏谑一笑:“哦——原来她的教徒还不少。”

  敬嘉瑜皱皱眉:“无聊!”

  虽然楚君尧开着敬嘉瑜的玩笑,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朝沈冬晴的座位上看了一眼。沈冬晴的眼睛红红的,但表情却是静静的。

  “毕夏!”何晨宇突然冲楼下喊一声,楚君尧立刻回头去看,可是扫视了一圈楼下,都没有见到毕夏,就知道何晨宇是故意捉弄他了。而后者正完胜地大笑,楚君尧也不含糊,抬手就扣住何晨宇的脑袋夹起来,两个人打闹成一团。

  “看来你的咒语就是‘毕夏’呀!”何晨宇大笑着:“还真是灵验。”

  “你们知道昨天晚上的事吗?”正闹腾的时候,班上的吴晶晶神神秘秘地走过来。

  三个男生故意都没理她。他们都烦吴晶晶,她就是班里的“广播站”,一天到晚说八卦理是非,而且她因为喜欢敬嘉瑜,所以有事没事总喜欢绕在他们周围,想方设法地跟他们套近乎。

  虽然他们没有搭理她,但吴晶晶自动忽略过去,热情洋溢的说:“有人向毕夏表白!”

  楚君尧一顿,但又不想表现出对这件事的关心,别转面孔。

  何晨宇笑嘻嘻的说:“这有什么稀奇的?人家毕夏可是美女!”

  “自然是不稀奇,可是表白方式太浪漫了!在操场上燃了巨大的一颗桃心,中间是毕夏的名字,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?昨天晚上有人见过那桃心拍了照片发到论坛里,幸好我及时看到存了起来!”吴晶晶停下来,眨巴眨巴眼睛,放低声音,“果然,今天已经被网管给和谐了。”

  何晨宇扫了一眼楚君尧:“谁这么无聊?”

  “今天一大早就被清理干净了!”吴晶晶讨好的递过手机,“看,这就是我存下来的照片。”

  何晨宇接过手机,想要递给楚君尧,楚君尧没伸手,但目光扫了一眼过去。一眼看到那燃烧的桃心里,果然是毕夏的名字。

  他有些说不清的感觉,觉得生气,觉得烦躁,觉得很不舒服。

  吴晶晶凑到敬嘉瑜的面前,话里有话的说:“真是浪漫!要是谁肯这样跟我告白,就好了!”

  敬嘉瑜故意装作没听见的别过面孔,何晨宇“切”一声,讥诮的说:“吴晶晶,除非有人从小就营养不良,缺心缺肺,才会为你做这事!”

  吴晶晶气得瞪他一眼,一把抢回他手里的手机,从鼻孔里重重的发出一声:“哼!”

  她像骄傲的孔雀一般从他们面前昂着头走过。

  何晨宇推推失神的楚君尧:“担心什么?你一直不缺竞争对手,可毕夏身边,也没见谁出现!不过要我说,你还是得趁早做个告白,毕夏一门心思都是学习,把你也就当个学习互助小组的战友,她就是少根筋!”

  “谁稀罕!”楚君尧冷着一张脸回答。

  “死撑吧,你就!我说的对吧?!”何晨宇又转过身问敬嘉瑜,而后者好像才回过神来,恍然问:“啊,什么?”

  “我是说……”话音还没有说完,上课铃声响了。他们齐齐的朝教室里走去。

  3

  早自习的时候毕夏被钟老师“请”到了办公室。此时的办公室还有其他的老师,钟老师示意了一下,让她在门口等。毕夏狐疑不已,但很快她就明白钟老师的用意了,他跟她谈的是“操场表白事件”,不太方便当着别的老师问她。

  为了钟老师的这点细腻,毕夏心里微微一暖。

  他们就站在走廊边,初秋的晨光洋洋洒洒的落下来,郁郁葱葱的校园里一派岁月静好的模样。

  钟老师清清嗓子,也许还不知道要如何开口,又停顿了下:“那个,今天教务处的柯老师找过我,说起学校论坛上的一张照片……其实老师也是从你们这个年纪走过来的,很能明白你们的心情,也不是绝对的反对。只是柯老师觉得这样的方式还是太过激了些,对其他同学影响不好……”

  毕夏渐渐听明白了,昨天晚上黎允儿给她看照片的时候,她还没有想过有多严重。但竟然被学校的老师知道了。

  “我没有去……我也不知道是谁。”毕夏解释的说。

  钟老师怔了一下:“这么说来,这件事只是对方一厢情愿,你毫无知情?”

  “我真的不知道是谁。”毕夏认真回答。

  钟老师点点头,脸上露出和蔼笑容:“别紧张,老师并不是追究这件事。我相信那个同学怀揣的也是一份美好的感情,不要把它当成是洪水猛兽。而且在我看来,这种情感也是正常的,只要不影响学习,积极向上的,老师也不会特别的反对。”

  毕夏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,以前在七班的时候,班主任罗老师就特别严格,如果听到风吹草动,立刻会请学生和学生家长一起谈话,那阵势如临大敌。没想到,钟老师倒是很“善解人意”。

  “我,没有……”毕夏的脸微微一红,她的脑海里竟然浮现出楚君尧的样子来。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对楚君尧是怎样的感情,只是同学之间的感情,还是超过了这个界限的感情呢?不可否认,她跟楚君尧在一起的时候,会感觉到特别的积极愉快,他们一起讨论功课,一起比赛试题,互相抽背考点……他们之间有着一种互相帮助的战友般的亲密感,也有着竞争对手的压迫感,还有什么?她没去想过。她欣赏他,佩服他,也会有小女孩的心思,觉得他真的很帅。他思考问题时从容冷静的表情很帅,在运动场上跳跃奔跑的姿势很帅,他笑起来时,露出整整齐齐牙齿很帅……

  “老师相信你会处理好这些问题的!”钟老师由衷的说:“不过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帮忙,除了学习上的,其他的老师也都很乐意为你们解决!我希望我不仅仅是你们的老师,还是你们值得信任的朋友。”

  “恩。”毕夏点头。

  “你真的没去?”钟老师又突然问。

  毕夏不由扬高声线:“老师……”

  “那倒是很让对方失望吧!”钟老师的语气里竟然有些遗憾,呵呵笑笑,“他应该准备了很久,而且我觉得也挺浪漫的,以后回想起来,也是你们青春里一个美好的回忆。”

  毕夏无声的笑了,调侃的说:“老师,您是不是想起了您的青春时代?”

  钟老师脸上有点狼狈,掩饰的说:“这……这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!”

  说完,他自己先哈哈大笑起来,挥挥手:“赶紧上课去吧!”

  毕夏回到教室的时候,早自习还没结束,她刚坐下,黎允儿就两眼放光的捅捅她的腰,一只手拿书本遮住自己的脸,转过身问毕夏:“‘老棉花’跟你说什么了?”

  毕夏白她一眼:“你肚子不疼了?”

  “疼……疼……”黎允儿说完就“轰然”趴在了桌上,却不忘记继续追问:“是不是问你昨天晚上的事?”

  “恩。”毕夏回答完,就开始拿起英语书背诵,不再理会黎允儿。

  黎允儿捅了捅她,她侧侧身,黎允儿再捅捅她,她再侧侧身,如此几次,黎允儿还不死心,干脆拿起草稿本在上面写“那你怎么说?”然后递到她面前。

  “下课说。”毕夏简单回答她一句。

  黎允儿只得投降。不想看书,又无聊中的她开始目光神游起来,当黎允儿看到姚元浩的时候,唇边微微的一笑,这家伙也太马虎了,衬衣领子都没理出来,一定是早上跟她一样手忙脚乱的上学。她是不睡到最后一分钟绝不起床的主,母亲要三催四催,她才会挣扎着爬起床。有时候也是衣服反穿,袜子穿一样一只,甚至有时候脸都来不及洗了……

  黎允儿想了想,撕了一张纸给姚元浩写了个纸条,提醒他衬衣领子。等姚元浩收到纸条的时候,她朝他挥挥手,示意是她写的条子,姚元浩满脸狐疑的打开来,然后下意识的看自己的领子,把领子理好,脸微微的红了。

  黎允儿冲他笑笑,继续趴到桌上做“娇弱状”。她的肚子疼了一天,体育课也没去上,课间的时候也不出去。她真想仰天长叹,这难道就是青春的代价吗?在你花团锦簇的成长时,也要长出一些刺来扎扎你,这才算得上是青春。

  黎允儿好不容易熬到放学,迫不及待的要回家。

  “快点,你倒是快点呀!”黎允儿催促着毕夏。

  今天的政治考试毕夏还有几题没有对答案,正在翻书。黎允儿一把扯过她的书,不由分说的塞到她书包里,“试都考完了,你再看也不会多给你一分!我就不明白,分数对你有这么重要吗?不管大考小考还是随堂考,你都看得那么重,有必要吗?有必要吗?有必要吗?!”

  她一连追问了三个“有必要吗”,她是义愤填膺极了。

  毕夏把书包整理好,“你没听老师说吗?不苦不累,高中无味,不拼不搏,等于白活!”

  “是是是,我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!”

  “这话说得不错!”毕夏促狭的笑了。

  “谢谢夸奖!”黎允儿白她一眼。

 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往车棚走去,忽然间,黎允儿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一边说:“你看,那不是楚君尧吗?他怎么和那个‘魔教教主’在一起?”

  毕夏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看到在学校的水槽边,楚君尧正站在一边,而那个卖方便面的女孩正低头洗着抹布。楚君尧好像在跟她说什么,还用手挠了挠后脑勺。

  “有什么奇怪的,他们是同班同学。”

  “也是哦!”黎允儿转过身也不去理会,把书包带子整个挎在毕夏的肩膀上:“要死了,你帮我拿!”

  毕夏接过她的书包,担忧的说:“还是很疼?”

  “疼!跟要生孩子似的!”

  毕夏快要笑喷了,“人家电视里演的生孩子可不是这个样子!”

  “那是这样!”黎允儿一手叉腰,一手放在肚子上,身体向前挺挺,眉头紧蹙起来,夸张的喊起来“哎呦,哎呦,疼死了,疼死了!羊水要破了!”

  毕夏在一旁笑得前俯后仰,也只有黎允儿才能表演得这么生动形象,这么有喜剧效果。旁边的人也纷纷投过来惊讶的目光,黎允儿才不在乎呢!她一向我行我素,别人的目光就算是“x”射线也伤不了她。

  可是突然之间黎允儿的就被定住了,表情瞬息万变,竟然有了一抹娇羞之态。

  “那个,黎允儿。”一个声音响起。

  毕夏转过身,这才注意到让黎允儿突然“收住”的人竟然是班上的同学姚元浩。

  黎允儿垂下手,声音被捏得细细的,“怎么啦?”

  “今天谢谢你!”姚元浩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,一张脸涨得通红,很不自然。

  “哦!”黎允儿眯起眼睛笑。毕夏一看这个笑容就知道很假,以前黎允儿跟她讨论过“空姐的微笑”,也就是双手四指轻握,两拇指伸出,呈倒八字形,放于嘴角两端一厘米处,轻轻向斜上方拉动嘴唇两角,成一个45度角,眼睛微微眯起来。黎允儿之前偷偷在家练习过,还给毕夏表演过,被毕夏嗤之以鼻。

  “没什么,大家都是同学嘛!”黎允儿说。

  姚元浩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黎允儿为刚才自己“扮孕妇”懊恼不已,挥舞着拳头跳起来,可是顿时她又被石化在原地,因为、因为、因为姚元浩又回头了。

  “那个,以后有不懂的题可以问你们吗?”姚元浩像鼓足了勇气问。

  “当然,可以,没问题!”黎允儿迫不及待的回答。

  姚元浩突然间咧嘴一笑,“那这么说,我们是朋友咯!”

  “必须的!”黎允儿大声回答。

  等到姚元浩走远,黎允儿这才“虚弱”的把头搁在毕夏的肩膀上:“等会儿,我心跳的厉害,走不动了。”

  “你神经错乱了?”毕夏促狭的问。

  “真是越看越帅。”黎允儿没头没脑的说。

  “姚元浩?”

  “你不觉得?”

  “还行吧。”毕夏敷衍的回答。开学一个多月,她跟姚元浩依稀连话都没有说过,那是一个内向沉默的男生,不过他好像对女生才这样。跟男生在一起的时候也挺合群的。在她看来,也就很普普通通罢了。不过她没想到,黎允儿倒是挺注意他的,有时候他穿了件新衣服她都能看出来,还知道他最支持F1赛车手舒马赫。

  “我的小心脏已经快要跳出来了!”黎允儿娇羞的说,“这也太突然了,一点儿心理准备也没有。”

  “准备?你要什么准备?!”

  “被告白呀!“

  毕夏“噗嗤”笑出来,“你确定刚刚那个是告白?”

  “都那么明显了!”黎允儿猛然抬起头来,脸上笑得快要扭曲:“我真是紧张死了。”

  毕夏摸摸她的额头,“你确定你只是来好事吗?没发烧?”

  黎允儿拍掉她的手,“你这是嫉妒,赤裸裸的嫉妒!”

  “好吧,我嫉妒姚元浩向你告白!”毕夏好笑的说:“可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呀!”

  “他说了!”

  “说什么了?”

  “我们是朋友咯!”

  “只是朋友而已。”

  “那不一样。”

  “怎么就不一样?”

  “那有特殊的意义!你不懂!你是有智商,没情商!”

  “可是他就说大家做朋友而已。”

  “那他怎么不去跟别人说?偏偏跟我说?而且他从来不主动跟女生讲话的哦!”

  “……”这一点毕夏也承认。

  “所以,他喜欢我!”黎允儿发总结语。

  “是你喜欢人家吧!”

  黎允儿撇撇嘴:“我才没有,我又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就喜欢一个人的人!”

  “切!”毕夏白她一眼。

  往期精彩

  黎小姐,你的闺蜜是我的初恋

  那个男人说,跟你约会,纯为聊天

  知道我的越轨之事,他还是执意要娶

  你点的每个“在看”,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

文章标题: 情敌出现,他开始紧张了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/qingganwenzhang/110020.html
文章标签:情敌  张了

[情敌出现,他开始紧张了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